宏觀經濟放緩、中美貿易摩擦升級或將挑戰“新常態”的下限。2019年,國家公布的GDP增長目標下調至6%-6.5%,這一目標已經連續三年下調,低增速將成為中國經濟的“新常態”,而不斷升級的貿易戰很可能會打破“新常態”下的脆弱平衡。在這一背景下,銀行盈利空間受到擠壓,全國銀行業ROE連續多年下降;同時,互聯網以及金融科技蓬勃發展,顛覆性創新模式不斷涌現,挑戰銀行現有業務模式。銀行業轉型與創新迫在眉睫。

政策方面,監管機構持續加大對銀行風險管理的政策力度,嚴監管將成為未來銀行業發展的主旋律。在進一步調控系統性金融風險和用貨幣政策刺激經濟之間,政府做出了明確的政策選擇,監管對銀行的風險管理是一條越來越嚴的“單行道”:今年5月,銀保監會發布23號文,進一步強調了對銀行不良資產的認定口徑,對信貸資產處理轉讓提出明確要求,對于銀行對房地產行業貸款也進一步收緊。發文明確傳遞出監管部門重視銀行風險管理,并且希望進一步收緊銀行風險管理口徑、強化銀行風險抵御能力的政策意圖。

銀行業資源有限,未來究竟應該將有限的資源優先投入到“業務拓展”還是“風險管理”上?這是每位銀行“一把手”都應思考的問題。一方面,制造業等為代表的實體經濟不景氣波及到銀行業,導致銀行綜合業務經濟利潤為負,資源投入越多,對全行ROE的負面影響越大;另一方面,在風險管理上的投入卻能直接帶來真金白銀的價值;例如在不良資產清收領域,打造總行專職的“不良清收”團隊,提高技術投入,能在資產回收方面給銀行帶來實實在在的回報。鑒于此,我們認為銀行需要開始思考平衡“業務”和“風險”之間的資源投放。

新常態與數字化時代下,風險管理必須成為銀行的“一把手”工程。一把手需要帶領全行積極應對風險管理四大議題:

一、直面“降存量”:面對存量不良高企,“降存量”是各銀行的首要任務,銀行必須確定清晰目標,建立專業團隊,探索多元化清收處置渠道,建立精細化配套管理機制,利用科學化工具方法,降低存量不良包袱,確保銀行輕裝上陣;

二、打造“控新增”新能力:降低新增問題資產同樣重要,建議銀行以風險文化理念為指導,貸前強化客戶準入,貸中建立專業獨立審批制度,貸后圍繞預警模型,建立科學化貸后管理、以問責考核機制和系統工具為依托,建立完備的風險管控體系;

三、擁抱數字化“新模式”:數字化新時代帶來了業務發展“新模式”,圍繞小微企業、供應鏈金融、消費信貸等業務出現一系列新模式,銀行應建立相應的數字化、線上化、精細化風險管理能力,助力新業務模式蓬勃發展;

四、構建“新能力”:銀行一方面要加強數字化技術應用能力,在風險管控中應用大數據與分析技術,降本增效、創造價值;另一方面,針對數字化帶來的新風險類型,如模型風險、網絡風險等,銀行要強化應對能力。

我國銀行業正處在“以客戶為中心,以技術為驅動,專業化、精細化、協同化,商業模式創新”的高質量發展轉型關鍵期,我們由衷希望本期CEO季刊能夠激發各方思考,就如何通過風險管理打造銀行競爭力積極展開討論與探索,幫助中國銀行業打造更科學、更精準、更有效的風險管理能力,建立一套適應新常態、新模式發展方向的風險管理體系。

 

祝開卷愉快!

作者:

倪以理是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,常駐香港分公司;

曲向軍是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,常駐香港分公司;

容覺生是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,常駐香港分公司;

陳鴻銘是麥肯錫全球副董事合伙人,常駐香港分公司;

郭凱元是麥肯錫全球副董事合伙人,常駐上海分公司;

郭明杰是麥肯錫全球副董事合伙人,常駐臺北分公司;

丁文淵是麥肯錫項目經理,常駐上海分公司;

鐘佩拉是麥肯錫咨詢顧問,常駐上海分公司;

王浩翾是麥肯錫咨詢顧問,常駐紐約分公司。

 

點擊此處獲取季刊精簡版PDF